以动制静 快慢结合 从起始点狙击恶疾!

病有轻重缓急


  众所周知,疾病有轻重缓急之分。

  轻症,有些是自愈性疾病,多休息并注意补充营养,身体自然而然会好起来。重症,则需要特别关切,并加以及时治疗,医院有ICU,也就是重症监护室,香港称之为深切治疗部,专门针对重症。

  但是,我们不能轻视轻症,因为轻症有可能在某些因素的影响之下,发展成重症,甚至危及生命,特别是对于免疫力低下者、儿童、老年人而言,对于轻症,也必须引起重视。例如每逢秋冬季节,有不少老年人因感冒而诱发肺部感染,需要住院治疗。

  慢病,包括我们常见的“三高”: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属于慢病,需要长期监测身体状况,并且调节饮食,长期服药。

  急症,医院有急诊室,除了突发意外,遭受外伤之外,很多是患有急性炎症的病人赶来问诊,例如急性肠胃炎、肝炎、胆囊炎、胰腺炎之类。

  急性炎症如果治疗得不彻底,可能转变成慢性炎症。慢性炎症如果不及时治疗,则可能导致病情加重,发展成急性炎症,甚至出现疾病性质改变的情况。例如慢性肝炎发展成肝硬化,再发展成肝癌,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肝癌三部曲”。

   

  轻重缓急不是相互孤立存在的,而是相互联系,相互发展的,需要用辩证、发展的眼光去看待。

让肿瘤变成慢病

 

  社会大众谈癌色变,但是,肿瘤并不一定是癌,癌也渐渐不是绝症,而是一种需要长期治疗的慢病。

 

  肿瘤有良性、恶性之分。良性的肿瘤,并不意味着可以置之不理,也需要随访跟进,因为某些良性肿瘤也有突然恶化的可能。得了恶性的肿瘤,并不意味着收到死亡判决书,而是要看肿瘤的位置、性质、分期、靶点。

 

 

  很多恶性肿瘤是由器官、组织的某些慢性炎症,逐步演变而来。例如幽门螺旋杆菌引起的胃炎,可能发展成胃癌。乙肝病毒引起的肝炎,可能演变成肝癌。女性HPV感染可能引发宫颈癌。因此,在感染性疾病、慢性疾病以及肿瘤之间,存在着渐进式转化的关系。

 

 

  肿瘤在体内从不明显的增生开始,慢慢演变。这个时候,仿佛是一个静止的过程,就需要我们主动出击,以动制静,进行体检,找出可能存在的小结节、小息肉,并加以及时治疗,例如手术切除,或是物理消融。

 

 

 

  有些炎症的病理改变是缓慢的,例如“肝癌三部曲”,从肝炎到肝硬化的过程中,如果能戒烟酒,合理安排作息,那么,肝炎就很难发展成肝硬化,也就更难有发展成肝癌的机会。因此,处置肿瘤的发生发展,除了以动制静,还需要快慢结合。

 

 

  在这个时候,进行慢病与肿瘤的易感基因检测,显得尤为重要。如果能够预先觉察风险,下先手棋,就能赢得战胜恶疾的关键时间。因此,有慢性疾病的人群,更需要进行肿瘤易感基因的早筛,提前预警,关口前移。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关于主治肺癌的医生,有过一个段子,说他们没有超过一年的患者朋友。换言之,晚期肺癌患者的生存期很难超过一年。

 

  但是,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由于靶向治疗的出现,晚期肺癌的生存期大为提升,五年生存率,甚至十年生存率,正在不断刷新纪录。客观缓解率也不断提高,病人的生存质量获得明显提高,带癌生活,甚至治愈癌症成为可能。

 

 

  现如今,慢病管理已经成为社康中心的主要业务,给老人量个血压,测个血糖,开点降压药、降糖药,再提醒一下饮食作息注意事项,已经成为很多社康的日常。在可预计的未来,肿瘤病患也将被纳入慢病管理的范畴,随访跟进,长期服药,直到肿瘤彻底消失,身体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