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好肠道菌群!让小Baby赢在起跑线

肠道菌群诱导母乳分泌抗体

 

  人们对肠道菌群的关注度日益升温,关于肠道菌群的研究也层出不穷。现在,认知度较高的领域包括肠道菌群与营养代谢、脑-肠轴之类的研究。实际上,肠道菌群对于人体的影响远比我们想象的更为深远。

 

  肠道菌群是人体肠道的正常微生物,人体肠道中寄生着10万亿个细菌,其能影响体重和消化能力、抵御感染和自体免疫疾病的患病风险,还能控制人体对癌症治疗药物的反应。

  从孕育胎儿到母乳喂养,都能看见肠道菌群影响的身影。

 

  日本东北大学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发现了机体乳腺和小肠之间的器官间网络,其或在通过母乳喂养来转移抗体上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该研究发表在《Cell Reports》上。

 

  研究人员揭示了在胃肠道中所发现的免疫感受器—关键的淋巴集结或在产生母源性IgA上扮演着重要作用。

  此外研究人员还识别出了两种关键的细菌类型,即与母亲胃肠道共处的产酸拟杆菌和口颊普雷沃菌,其能通过抗原样本M细胞在PPs中产生免疫反应,从而导致产生IgA的浆细胞迁移到乳腺组织中。

 

  该研究数据提供了重要见解,揭示了母源性胃肠道环境中的微生物组(尤其是通过PPs)如何通过母乳传递给下一代。

 

影响早产儿大脑发育

 

  来自维也纳大学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发现肠道菌群在极端早产儿大脑发育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肠道微生物组是多种细菌、真菌、病毒和其它微生物的重要合集,其在健康人群机体中处于平衡状态。

  在早产儿中,其机体免疫系统和微生物组并没有完全发育,很有可能会发生转变,而这些转变或会对宿主大脑产生负面的影响效应。

 

  研究数据表明,克雷伯菌的过度生长以及相关的γδ-T细胞水平的升高似乎会加剧大脑的损伤。或许存在一个关键的时间窗口,在此期间,极早产儿的大脑损伤或许可能会被预防防止恶化,甚至避免。

  肠道微生物-免疫-大脑轴的异常发展及相互作用会驱动或加剧极早产儿的大脑损伤,同时研究结果还提出了一种有望开发新型干预性措施的潜在靶点。

 

预测儿童肥胖

 

  一项对日益严重的儿童早期肥胖研究结果表明,婴儿机体中的肠道菌群或预示着其未来几年的体重问题。

 

  研究人员分析了婴儿机体的肠道微生物群落以及其体重指数,后者是一种衡量机体超重和肥胖的常见指标。该研究成果在美国心脏协会举办的虚拟流行病学、预防、生活方式和心脏代谢健康会议上发表。

  研究人员发现,6周大婴儿粪便中存在较高丰度的克雷伯菌属和柠檬酸杆菌属菌群,这些菌群预期长大后机体BMI较高直接相关。在1岁儿童粪便中所发现的普雷沃菌属也是如此。

 

  研究者指出,机体必须学会接纳哪些细菌以及不接纳哪些细菌。如果在机体生命早期第一年机体的肠道菌群发生混乱的话或许就会产生问题,这时候如果不马上解决的话,后期机体就会出现更多炎症反应。

  研究结果也表明,母乳喂养或能降低儿童发生肥胖的风险,尽管不是因为微生物菌群;母乳喂养对机体的整体健康都是有益的,综上,婴儿机体的肠道菌群或能帮助预测其未来肥胖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