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里的国学:侠骨仁心 知行合一

大医精诚 悬壶济世

 

  战国晚期出现的《黄帝内经》、《难经》,汉代张仲景编写的《伤寒杂病论》,唐代孙思邈编撰的《千金要方》、《千金翼方》以及明代李时珍编撰的《本草纲目》都是里程碑式的中医名著,闪耀着哲学观点、思维方式、管理科学、处世做人、价值取向、道德伦常等思想光辉,是中华国学思想宝库的重要组成部分。

  孙思邈《大医精诚》要求医者必须诚心救人:“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

  张仲景"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张扬着仁术济世的主张。"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对于病人,他一视同仁。

  医者之道、侠骨仁心,既平凡又朴素,彰显了古代医学先贤伟大而平凡的品质。

 

唯物辩证 知行体用合一

 

  从春秋时代开始,中医在国学基础上产生并进一步发展。中医学的理论体系和实践经验是知行体用的合一。中医与国学二者都是中国古代哲学思想文化世界观与方法论的产物,是同源且相互印证的统一体。中医传承经验,并以文化为载体,熏陶修养于古典哲学文化思想。

  哲学中讲事物发生变化有内因和外因,而且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中医中致病的外因为大自然中的风、寒、暑、湿、燥、火,这六种病因叫“六淫”,这六种外因侵入人体的前提是人体正气虚弱,无法抗击邪气入侵。

 

  正如《黄帝内经》所讲:“正气内存、邪不可干”,就是说, 只要人体内正气充足,即使有可以致病的外因,人体也不会产生疾病。这不就是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的具体体现吗?

  事物从量变到质变的原理在中医中也有具体体现,如中医中对病证的鉴别有表里之说,如疾病侵入人体后,病变有四个层次,即“卫、气、营、血”。

 

  如病在“卫”、属表,在“气”,则病已入里,如及时治疗,效果还比较好,如此时不及时治疗,病邪入“营”,则病更进一层,治疗就比较费力,如再耽误时间,病邪入“血”就接近质变了,再不抓紧治疗,病证就会发生质变,“病入膏肓”时就无药可救了。所以有病不能拖,拖到质变时,就是神医也无能为力了。

  通观中医的治疗原理和法则,处处充满了辨证唯物主义的哲学光辉,而中医理论本身就是中华民族在实践、理论、再实践、再理论的基础上逐渐发展起来的,这也是哲学中认识事物的基本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