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2021!肿瘤新疗法 生命新希望

分子药物大爆发

 

  导致肿瘤发生的驱动基因种类繁多,不同类型的癌症所依赖的信号通路或关键蛋白情况各异,靶向药物可以针对不同肿瘤生存、生长所依赖的关键蛋白选择性杀伤肿瘤细胞或抑制其生长。

  从传统的小分子化学药,大分子生物药出发,2021年出现了多样化分子类型药物研究的爆发:PROTAC、分子胶等蛋白降解疗法,CAR-T、CAR-NK等不同类型的细胞疗法、以及基因编辑,基因疗法等纷纷取得关键进展。

  人类蛋白质组包含大约 20,000 种蛋白质,据估计,其中 600 多种对各种类型的癌症具有重要的功能,其中包括近 400 种非酶蛋白,这些非酶蛋白很难被传统的药理学靶向。

  而最近热度很高的蛋白降解疗法主要目的就是:使得以前许多被认为无法成药的蛋白质的靶向成为可能。

 

  理论上来说,这种治疗方法的适用性十分广泛,并且大约 600 种人类 E3 连接酶中的绝大多数尚未被探索,因此为开发具有组织、肿瘤和亚细胞选择性靶向癌蛋白的降解剂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细胞疗法创造无限可能

 

  作为近年来癌症治疗领域的重大突破之一,CAR-T细胞疗法2021年继续在多个癌症治疗领域闪耀光芒。

 

  2021年,多款不同的CAR-T细胞疗法陆续面世。与此同时,在中国分别来自复星凯特和药明巨诺的两款靶向CD19的CAR-T细胞疗法接连获批,打破了这一治疗领域在中国的空白。

  但是除了在CAR-T上的开发在蓬勃发展外,关于CAR-T的讨论开始转向更加充满想象空间的“CAR-X”新型细胞疗法,包括CAR-巨噬细胞(CAR-M)疗法、CAR-自然杀伤(NK)疗法、CAR-Treg细胞疗法、CAR γδ-T细胞疗法等。

  例如,靶向CD20的同种异体CAR γδ-T细胞疗法在一期试验中获得积极中期数据,使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获得75%的客观缓解率与50%的完全缓解率。

 

  靶向HER2的CAR-M细胞疗法CT-0508正在进行针对实体瘤的一期临床试验,FDA已授予其快速通道资格。此外,开发CAR-Treg细胞疗法的临床研究也得到了大力的资金支持。

  肿瘤细胞善于伪装自己逃避免疫检测,这使得先天免疫细胞不能充分识别和杀死肿瘤细胞。

 

  以NK细胞为例,目前大多数公司的策略是将CAR表达在NK细胞上,使其能够靶向杀伤肿瘤细胞。Affimed则是将没有靶向能力的NK细胞与赋予细胞靶向能力的先天细胞衔接器结合在一起,旨在通过恢复先天免疫系统识别和破坏肿瘤细胞的能力来克服现有疗法的局限性。

 

  这些前景可以进一步的鼓励肿瘤学家和全世界的癌症研究人员将继续寻求显著提高患者的生存率和生活质量的诊疗方案,使广大肿瘤患者获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