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娘胎里就长肿瘤

一半儿童肿瘤在胚胎期形成

 

  一半的儿童癌症都是在人类胚胎发育期间产生的,这或许就使得人类研究这些疾病变得非常复杂。

 

  来自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开发出了一种新型模型,其或能通过将人类癌细胞移植到鸡胚胎中来最佳地模拟人类胚胎的发育环境。

  这种新型模型或能帮助研究人员深入探索癌症发生转移的分子机制,比如癌细胞如何扩散到机体其它位点,并能帮助研究人员调查正常细胞在恶性细胞行为发生中所扮演的关键角色,利用鸡胚胎模型,研究者将其研究注意力转移到了神经母细胞瘤上,这是一种起源于尚未成熟的神经元的儿童癌症,这些癌症的转移形式极具侵袭性。

 

  研究者发现,特定的健康的、且正在发育中的神经元细胞或能促进与之接触的神经母细胞的转移性行为,这或许表明,正常细胞不仅能在胚胎发育过程中的肿瘤进展中扮演着关键角色,而且还能帮助研究人员更好地理解胚胎源性癌症形成的独特发育机制。

 

  研究结果表明,研究人员揭示了非细胞自主胚胎贡献如何调节神经母细胞瘤身份的可塑性,并设置了神经嵴衍生的癌症所共有的促分裂基因程序。

 

基因测序引领儿童肿瘤治疗新时代

 

  癌症基因对儿童的影响远超过我们的认知,一些儿童携带的基因突变与成年人癌症如乳腺癌和卵巢癌等相关,伴有种种疑问,专家们呼吁儿童癌症患者接受基因测序。

 

  两项研究共同探讨了儿童肿瘤基因测序的临床效用性:两项独立的临床研究发现,40%的儿童癌症患者的肿瘤或生殖系中存在突变,这些突变对诊断和治疗具有潜在的临床意义。

  其中一项研究由德州儿童癌症中心及贝勒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引领,聚焦于确诊初期的患者,另一项研究由波士顿儿童医院达纳法伯癌症研究所及布莱根妇女医院的研究人员主导,专注于晚期或高风险癌症患者的治疗。

 

  第一项研究重点是探讨儿童患者肿瘤诊断与生殖系全基因测序的产率,对150个刚被诊断为实体瘤但还未接受治疗的患者进行分析。

 

  肿瘤测序揭示了3%患者体细胞突变的临床效用性,24%患者存在潜在的临床效用性,在另外的20%患者中,研究人员发现已知癌症基因中存在突变体,不到一半的体细胞突变存在于患者肿瘤基因中。研究人员还发现,10%的患者携带与癌症表型相关的生殖系突变,其中包括13个癌症易感基因中的致病性或可能致病的变体,例如 TP53、BRCA1和 VHL。

  几乎所有患者的癌症基因中都存在不明生殖系突变,大约90%具有药理学突变,85%的患者携带有隐性疾病。

 

  另一个研究,称为“个性化癌症疗法”的iCat建议(当肿瘤中出现可操作的变体以及当通过临床试验及美国FDA批准的靶向药物与患者匹配时,患者会接收到iCat建议),旨在确定临床基因组技术能否找出可操作的变化并制定小儿晚期实体肿瘤个性化疗法,研究人员共分析了100个除了中枢神经系统以外的复发性、难治性或高风险的实体肿瘤病例。

  31%的患者收到了至少一个iCat 建议。最常见的可操作变体包括有害突变和拷贝数的变化。除了iCat建议,收到可操作变异报告的43%患者中有12%的患者得到了具有潜在临床意义的分子分析结果,包括提示肿瘤易感综合征的存在。

 

  随着测序成本的下降,测序将成为常规的诊断手段,将有助于研究人员更好地理解肿瘤异质性和肿瘤突变。测序将引领一个前所未有的儿童复发性、难治性或高风险癌症的基因组综合分析的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