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PD-1 !癌症完全缓解率100%

新型单抗药完全缓解率100%!

 

  2022 ASCO迎来重磅报告:多塔利单抗单药诱导的临床完全缓解率为100%,无残留肿瘤证据。没有患者需要化疗、放疗或手术,而且在随访期间没有观察到疾病复发。

  迄今为止,14名参与临床试验患有局部晚期直肠癌的患者,症状都已全部缓解。研究人员说,经过六个月的跟随测试调查发现,每一位参与者的癌症都消失了。在对他们进行体检、内窥镜检查、CT扫描和核磁共振扫描后,都没有检测到直肠癌细胞的存在。

  确定这种治疗的持久性当然需要更长的随访时间。这些数据为免疫清除疗法提供了框架。它突出了生物标记物驱动疗法的临床影响。研究人员假设PD-1阻断可能会取代化疗、化疗和放疗,或者取代化疗、放疗和手术的三联疗法。

  在迄今为止的18名患者中,除一名患者外,所有患者都是淋巴结阳性,大约一半患有林奇综合征。大多数 (78%) 患有T3或T4直肠肿瘤。所有患者都是dMMR和BRAF V600E野生型肿瘤,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患者中的大多数都有大块肿瘤。另外,所有患者尚未接受放化疗。

  补充一点,该研究的样本量小,且随访时间最长只有2年,患者是否彻底被治愈、药效可持续多久,还需要样本量更大、更多样化的实验中得到再次验证,对此要持有正确的心态。

 

PD-1抑制剂的作用机理

 

  PD-1疗法的声名大噪,离不开前美国总统卡特的助力,曾罹患黑色素瘤的他接受了PD-1疗法和化疗,最终获得治愈。

 

  2015年12月,美国前总统卡特,在接受了4个月的PD-1抑制剂的治疗后,成功治好了大脑中的黑色素瘤,这让PD-1疗法一战封神。

  PD-1(PD-L1)抑制剂为什么能够治愈癌症呢?

 

  人体像是一个管理井井有条的细胞世界。B细胞和T细胞这些免疫细胞,像是警察,负责识别并剿灭入侵的外来物和肿瘤细胞。组织细胞,像是细胞世界的居民。它们通过警察的识别,会获得一张“好人卡”,从此在免疫系统的保护下安居乐业。肿瘤细胞,像是细胞世界里的坏分子。它们无法通过警察的识别,没有“好人卡”,整天东躲西藏,一旦被发现,那就得死。

  免疫系统是如何识别“好人”还是“坏人”的呢?

 

  PD-1(PD-L1)就是识别机制中的一种。细胞的细胞膜上挂着各种各样的蛋白质“挂件”,它们靠“挂件”相互认识。T细胞有个叫PD-1的“挂件”,有点像是读卡器。有些组织细胞表面,有个叫PD-L1的“挂件”,有点像是居住证。组织细胞举起自己的PD-L1,对着T细胞的PD-1,嘀嘀嘀,“自己人,发张好人卡。”正常情况下,T细胞遇到肿瘤细胞,能够识别它们,并直接弄死。

  但是,有些肿瘤细胞竟也长出了PD-L1 “挂件”,遇到T细胞,立马掏出居住证,被T细胞误发了一张“好人卡”。肿瘤细胞就这样跳出了免疫系统的监控,医学上管这种情况叫免疫逃逸。

 

  科学家们了解到肿瘤细胞能够利用PD-1(PD-L1)这套识别系统中的漏洞,逃出生天,搞出可怕的灾难,就想办法堵上这条肿瘤细胞的逃逸之路。

  PD-1抑制剂,就是空降一批“人造PD-L1”进入人体,抢先与T细胞上的PD-1结合,让肿瘤细胞的PD-L1压根没有机会和T细胞上的PD-1结合。PD-1抑制剂很像是一批“仿制的居住证”,肿瘤细胞拿着居住证来骗取“好人卡”时,发现T细胞们都在加班处理“人造居住证”,肿瘤细胞根本排不上队,骗不到“好人卡”。

 

  PD-L1抑制剂的原理和上面一样,简单理解,就是让PD-L1这个“蛋白质挂件”失去功能,让组织细胞和肿瘤细胞无法通过这个识别系统获得“好人卡”。没了“好人卡”的肿瘤细胞,很快就能被免疫系统干掉。这就是PD-1(PD-L1)抑制剂,能够抗肿瘤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