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突变越多 肿瘤转移越快

转移肿瘤的基因突变更多!

 

  肿瘤转移在晚期患者中是很难避免的一种现象,肿瘤转移同时也是导致患者死亡的一个主要原因。如何防止和减少肿瘤转移对于癌症患者的预后将有很大的帮助。要做到这一点,了解转移后的肿瘤与原发肿瘤有何区别非常重要。

 

  目前为止的大部分肿瘤基因组研究都集中在原发肿瘤上,肿瘤中新出现的基因突变也是选择靶向治疗方案的主要依据。来自美国密西根大学的科学家们发表了一项迄今规模最大、最全面的对于转移肿瘤的基因组研究,其中有一些很有意思的新发现,这项研究发表在了最近的权威学术期刊《自然》杂志上。

  密西根大学的研究人员收集了500名患者的转移肿瘤的样本,这涵盖了超过30种不同的癌症在22种不同器官中的转移。他们提取了这些肿瘤样本中的DNA和RNA,进行了全外显子和转录组测序,并与患者的健康组织进行了对比。

 

  科研人员的第一项发现并不十分出人意料,转移肿瘤中出现的基因突变的数量和类型都显著地多于原发肿瘤,几乎每一例转移肿瘤中都含有更多的突变。在转移肿瘤中出现频率最高的突变都来自于已知的致癌基因,如TP53、CDKN2A、PTEN、PIK3CA、RB1等。这说明了转移肿瘤有更多的时间来发展新突变,这些新突变可以用来应对患者接受的治疗,这也就意味着转移肿瘤侵略性更强更难以治疗。

  科研人员发现有多达12%的转移肿瘤患者携带有遗传的基因突变,这几乎是所有癌症患者中带有遗传突变的比例的4倍!这些遗传突变中有大约四分之三的基因与DNA修复有关,对于这一机制存在一些靶向疗法。科研人员建议,这些带有遗传突变的转移肿瘤患者的家族成员应当进行基因组测序和寻求遗传咨询,以评估癌症风险。

 

基因检测助力个性化治疗

 

  临床医生在肿瘤治疗中发现,人体肿瘤千差万别,即使是同一个部位的肿瘤,治疗效果和方法也应因人而异,这种因人、因病而采取的不同治疗方法称为“个体化治疗”。

 

  个体化治疗就是通过检测患者肿瘤组织中的特定基因信息,依据人体的基因不同来选择合适的治疗方案和药物,使得治疗更有针对性,既有效避免患者产生不良反应,还为患者争取更多医治时间,节省费用。

  现代生物医学研究发现,在肿瘤细胞膜或细胞内结构上,往往有某些特殊结构点,例如上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vegfr)、雌激素受体(er)、孕激素受体(pr)、her2基因、cd20受体等。这些受体多半在肿瘤细胞表面多、正常细胞表面少;其次可以被某些药物特异性识别并结合,从而成为这些药物追踪、打击的“靶点”。

 

  这类药物一旦结合上去,就会像钥匙插入锁眼一般启动肿瘤细胞内的“死亡信号”而杀死肿瘤,同时很少损伤正常细胞。因此,这类药物被称为“靶向药物”,其相应的治疗也被称为“靶向治疗”。例如:egfr抑制剂、抗血管生成治疗药物、雌激素拮抗剂、her2基因抑制剂、cd20单克隆抗体等,已广泛应用于肺癌、乳腺癌、淋巴瘤等恶性肿瘤的治疗。

  因此肿瘤科医生往往会在手术切除后检查肿瘤组织标本、了解其受体或者基因表达的高、低,为制定以后的治疗方略提供参考。肿瘤基因检测为癌症治疗模式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癌症治疗开始迈入个性化治疗的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