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内缉凶!这枚炸弹不简单

偏爱男性及儿童的恶疾

 

  胶质瘤(Glioma)是较为常见的颅内恶性肿瘤,在原发颅内肿瘤中发病率居首位,约占所有脑肿瘤的80%,脑胶质瘤进展快、复发率高、预后差,中位生存期不足20个月,5年生存率仅为5%,严重威胁着患者生命。该病症更为“偏爱”中年男性,但也应提防儿童患胶质瘤的风险,儿童多在5~10岁患病。

  根据瑞士科学家的研究表明, 细胞染色体上本就存在着癌基因,再加上各种后天诱因可促使胶质瘤的发生。故认为胶质瘤可能与职业、饮食有关,从事有机溶剂、农药及塑料生产的人易患胶质瘤。食用腌菜、咸鱼也可能是胶质瘤的致病因素。

 

  临床上胶质瘤的症状主要分为两大类:

 

  1.由肿瘤占位引起的高颅压症状,即由于颅内压增高,可引起头痛、恶心、呕吐等症状。

 

  2.肿瘤侵犯不同的功能区,导致不同的功能障碍。

  如果是发生在额叶的胶质瘤,则会表现为精神行为的改变,会出现反应迟钝、精神行为异常,甚至随地大小便等。

 

  如果发生在颞叶,触犯到人体的语言和听觉中枢功能区,就可能出现患者答非所问的情况。

  脑胶质瘤所导致的症状和体征,主要取决其占位效应。“生活”在脑内的肿瘤,就像一枚不定时炸弹。如果不及时进行详细的检查,我们无法判断这枚炸弹隐匿在脑部的哪个区域,是否严重危及脑部功能区?后续发展是否会更加严重?这些问号随时危害着身体健康。

 

  一般来说,局限性胶质瘤通常是良性的,建议尽早完全切除,必要时进行化疗。根据分子亚型,弥漫性胶质瘤和其他高级别胶质瘤稍难治,需要化疗。对于胶质母细胞瘤,可行的切除加放疗加替莫唑胺化疗是目前的治疗标准。

 

基因技术加持:寻求治疗新途径

 

  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的研究团队发现,DNA低甲基化上调OCT4基因表达,可能是复发胶质瘤中干细胞相关基因表达上调的主要原因之一,且棕榈酰化修饰的Oct4通过与Sox4结合,共同维持胶质瘤干细胞持续增殖的能力。

  若是以Oct4棕榈酰化修饰作为靶点,将降低胶质瘤干细胞的自我更新能力与其致瘤性,有望成为肿瘤干细胞靶向治疗的新途径。

 

  以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为靶点的恶性胶质瘤(GBM)的治疗通常考虑两种方法:一种是使用EGFR抑制剂,另一种是使用抗体、疫苗、CAR-T等治疗方法来限制EGFR的含量。EGFR是IDH-WTGBM中最常见的致癌突变位点之一,与肿瘤细胞的增殖、迁移和逃逸凋亡有关。

  由于分子的异质性和肿瘤的演变,单一靶点治疗会导致复发,继而对原始治疗产生耐药性,因此,研究者建议实施多抗原靶向治疗或联合免疫抑制细胞因子的拮抗治疗。

 

  溶瘤病毒疗法Delytact的出现为脑胶质瘤的治疗带来了新的转机。这是一款基于单纯疱疹病毒(HSV-1)开发的第三代溶瘤病毒,同时也是世界上首款通过基因改造HSV-1来治疗癌症的疱疹病毒药物。

  日本东京大学的研究者通过对HSV基因组的基因工程修改,增强Delytact在肿瘤细胞中选择性复制,并且在裂解肿瘤细胞的同时,激发人体的抗肿瘤免疫反应,从而增强了溶瘤病毒的抗肿瘤活性。

 

  这意味着,Delytac能在增强抗肿瘤免疫反应的同时,保持高安全性。换句话说就是以毒攻毒,用原本“有毒”的病毒,去干掉“有毒”的肿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