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啊!让癌细胞“一睡不醒”,让细菌成为“带路党”

  让癌细胞“一睡不醒”

  一听到“肿瘤”二字,大家都会不寒而栗,如果再听到“肿瘤转移”,那么就更是雪上加霜了。如果我们能将“肿瘤转移”扼杀在摇篮中,是不是就有望将肿瘤患者从死亡悬崖上拉回来?

  来自美国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研究团队突发奇想:将肿瘤细胞永久地停留在休眠期(即细胞周期停滞于G0/G1期),一直“沉睡”下去!该研究发表于《Nature Cancer》,阐释了肿瘤微环境中的细胞外基质对肿瘤细胞进入和维持休眠状态的关键作用。

  休眠细胞在体内形成小结节,而增殖期肿瘤在体内形成生长中的肿瘤团块。这一差异分析显示,休眠癌细胞的基质体高度富含胶原蛋白且占比55%(其中胶原蛋白I、III、V和VI型的丰度更高),而在增殖性肿瘤中仅占基质体的36%。只有20%的含支架III型胶原蛋白治疗的小鼠在肿瘤手术后复发,而对照组中80%的肿瘤复发。

  本研究提供了一种新的细胞休眠机制:向肿瘤微环境中添加III型胶原蛋白,能够促进肿瘤细胞进入并维持在休眠状态,抑制肿瘤增殖。让我们期待在不久的将来临床上可以利用III型胶原蛋白作为检测肿瘤复发的标志物以预防肿瘤的复发和转移。

  让细菌成为“带路党”

  化学动力疗法(CDT)是一种通过肿瘤微环境(TME)内源性活性氧(ROS)破坏肿瘤细胞的治疗方法。然而,由于肿瘤自身的抗氧化能力以及靶向性等问题限制了CDT的进一步发展。

  2021年12月,来自南洋理工大学和华中农业大学的研究团队报道了金和铂金属复合物修饰到细菌表面得到的新型多功能纳米酶系统,此纳米酶系统可以作为一种反应温和、副作用小的新型药物对癌症进行精准化学动力学治疗。

  基于细菌的纳米酶平台的联合治疗策略是提高CDT疗效的一种很有前途的方法。Bac-Au@Pt在血液循环过程中积累在肿瘤部位,在酸性条件下将溶解的氧气催化成超氧自由基和单线态氧。在此过程中,由于T细胞释放IFNγ,肿瘤细胞中GSH的含量大幅度降低,而正常细胞中GSH的含量保持不变。因此,ROS只破坏肿瘤细胞而不破坏正常细胞,显著提高了治疗效果,减少了副作用。

  因此,基于细菌的纳米酶平台的联合治疗策略是提高CDT疗效的一种很有前途的方法,可以极大地降低其对肿瘤靶向的依赖,并大大降低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