酗酒老得快,独饮更伤身!

酒精会加速衰老

  酒,是人类文明的产物,有5000年以上的悠久历史。饮酒是世界范围内导致死亡和残疾的主要因素,酗酒会诱发心脑血管疾病、代谢性疾病,甚至与某些癌症密切相关。过量饮酒是全球人口健康的主要风险因素之一,每年导致全球300万人死亡,分别占全球男性和女性疾病负担的7.1%和2.2%。在青春期和青年期,酒精使用导致的健康负担显著增加。

 

  过度饮酒的短期影响是众所周知的,但到目前为止,还不太确定酒精是否也会加快衰老过程。传统上,由于缺乏可靠的方法来测量生物衰老,探究这个问题一直是个挑战。此外,从观察性研究中并不清楚酒精是否是造成任何后果的真正原因,或者它是否与社会经济地位等其他因素有关。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英国牛津大学等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发表了一项基于遗传的新分析的结果,表明酒精通过破坏端粒中的DNA直接加快了衰老。

  端粒是重复的DNA序列,覆盖在染色体的末端,保护染色体免受损害。端粒长度被认为是生物衰老的一个指标,因为每次细胞复制时都会损失50~100个DNA碱基。一旦端粒变得太短,细胞就不能再进行分裂,甚至可能死亡。以前的研究已经将较短的端粒长度与几种与衰老有关的疾病联系起来,包括阿尔茨海默病、癌症和冠状动脉疾病。

  在观察性分析中,高酒精摄入量和较短的端粒长度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关联。与每周饮酒不到6单位(大约两大杯250毫升的葡萄酒)相比,每周饮酒超过29单位(大约10杯250毫升的酒精含量为14%的葡萄酒)与一至两年的端粒长度年龄相关变化相关。

  MR分析还发现,在遗传预测的酒精使用障碍和端粒长度之间存在着显著的关联,相当于大约3年的衰老。大多数参与者都是当前的饮酒者,只有3%是从未饮酒者,4%是以前饮酒者。51%是男性,49%是女性,平均年龄为57岁。

  这些研究结果支持酒精,尤其是过量的酒精,直接影响端粒长度的说法。端粒缩短被认为是可能导致一些严重的年龄相关疾病(比如阿尔茨海默病)的风险因素。我们的结果为寻求减少过量酒精的有害影响的临床医生和患者提供了另一条信息。此外,酒精的剂量也很重要--即使减少饮酒也可能会有好处。

  酒精对端粒长度影响的一个潜在生物机制是氧化应激和炎症的增加。在体内分解乙醇的过程既可以产生损害DNA的活性氧化物,又可以降低保护免受氧化应激的抗氧化化合物的水平。有越来越多的科学表明,酒精究竟如何导致如此多的不良健康和如此多的早期死亡。

独自饮酒增加酒精障碍风险

  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密歇根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单独饮酒会大大增加以后的酒精使用障碍风险,经常独自喝酒的青少年在35岁时出现酒精使用障碍症状的几率高35%,年轻人则高出60%,并且女性尤其突出。

  研究人员分析了美国大型全国样本库 Monitoring the Future study,这是一项正在进行的流行病学研究,重点关注美国青年成年后的药物和酒精使用情况。共纳入4464名青少年(18岁)和4561名年轻成人(23-24岁),研究评估了青春期和青年期单独饮酒是否与酗酒和前瞻性预测35岁酒精使用障碍相关,以及相关性是否因性别而异。

  研究人员表示,大多数喝酒的年轻人在社交场合与他人一起喝酒,但也有相当一部分年轻人独自喝酒。单独饮酒是未来酒精使用障碍的一个独特而强大的风险因素。不仅如此,随着与流行病相关的抑郁症和焦虑症的同时增加,酒精的问题也在逐步增加。

  当然,最安全的饮酒量就是不喝!国际顶尖医学期刊《柳叶刀》于2018年发表的一项大规模研究显示,酒精是全球15-49岁男性和女性患病和早逝的主要风险因素。该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对健康危害最小的饮酒量是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