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强化病原体,严重危害人类健康!

  我国多地突破历史高温,不止南京的鹰中暑,甚至北半球最冷的格陵兰岛科考人员都穿起了短袖。气候变化带来的不仅仅是环境的变化,更致命的是导致58%人类病原体强化。

 

欧洲河流干涸出现“饥饿石”

 

  美国夏威夷大学研究团队发现58%人类病原体(即375种传染病中的218种)因气候变化而强化;气候变化通过不同的传播途径导致致病性疾病;气候变化导致人类病原体传播途径过多,人类无法进行全面适应。

水位下降使西班牙5000年前的巨石阵重见天日

 

  该研究发现了3213个气候灾害与致病性疾病有关的案例。所有案例都与286种独特的致病性疾病有关:其中277种疾病因至少一种气候灾害而加重;虽然63种疾病因某些气候灾害而减少,但其中54种疾病有时也因其他气候危害而加重。因气候灾害而加重的病原性疾病占全世界所有报告的影响人类的传染病的58%:在记录影响人类的375种传染病的权威清单中,发现218种疾病通过气候灾害加重。

 

长江水位骤降露出600年前的佛像

 

  中国的研究团队在《环境与健康》杂志上发表研究成果,指出进入夏季高温后,心脑血管疾病也会随之进入高发阶段。研究结果发现春、夏季日最高气温每升高1℃,心脑血管疾病急诊人次分别增加17.3%。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联合首尔国立大学、东京大学以及欧美等多个研究机构获得的研究结果可为气候变化健康风险评估及相关适应措施的制定提供重要科学的依据。研究团队收集了东亚3个国家(中国、日本以及韩国)28个主要城市的每日非意外死亡数据。研究结果表明,在中等强度的碳排放控制情景下,热夜相关的死亡归因分数超过了日均温4.84%,研究成果已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柳叶刀-星球健康》上。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人员对美国3000多个县的“极端高温天数”进行分析,将这些数字与每月的心血管死亡率进行比较,研究发现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美国每年因心血管疾病造成的额外死亡约为600-700人。具体而言,每增加一个极端高温日(90华氏度/32.2摄氏度),该月的心血管死亡率就会增加0.12%。

  发表在《Nature Medicine》的一项研究标明2002至2015年间,仅拉丁美洲主要城市就有90多万人因为极端温度而死亡。这是针对拉丁美洲最详细的调查数据,填补了拉丁美洲地区相关研究的空白。

  美国俄勒冈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精子对高温的耐受性较差,短时间的热激处理,就会导致原本被抑制的转座子重新活跃,从而导致过度的DNA损伤和基因组改变,最终损害生育能力。人类的正常体温大约是37℃,而产生精子的最佳温度则低于人体正常体温,在32℃-35℃之间,研究表明,暴露在这一温度范围以上仅仅1℃,就会对男性的生育能力产生不利影响。目前,全球变暖情况加剧,世界各地屡屡出现破纪录的高温天气,这将导致许多动物面临不育甚至物种灭绝的风险,也将最终影响人类。

  温室气体的持续排放正在加剧地球系统的气候灾害,如:变暖、极端高温、干旱、山火、极端降水、洪水、海平面上升等,进而加剧人类致病性疾病的发展。一些自然灾害会让人更接近病原体,例如风暴或洪水导致的流离失所,与拉沙热和军团病相关;而另一些会让病原体更接近人,比如传播疾病的生物(如蚊子)活跃区域增加,进而导致传播性疾病高发,如莱姆病、登革热和疟疾。这些发现反映气候变化为人类健康带来了风险,也体现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必要性。

气候灾害还可促进人与病原体之间的接触

  如通过洪水提高霍乱、沙门氏菌病、肺炎、伤寒、肝炎、呼吸道疾病肠胃炎、军团病和皮肤病等的感染率;人类对野生地区的侵占创造了新的交错带,传播媒介和病原体由此接近人类,导致许多疾病爆发,如埃博拉病毒、疟疾、伤寒、恙虫病等等;干旱和强降水迫使牲畜向适宜生存的地区移动,导致病原体暴露和疾病暴发,如炭疽、出血热等;降水和温度的变化会影响人类社交聚会,进而影响流感和新冠肺炎等病毒的传播。

 

气候灾害增强病原体的适应能力和毒性

  气候危害还增强了病原体的特定方面,包括改善病原体繁殖的适应性、加速生命周期、增加感染的时长、增强病原体媒介的相互作用和增加毒力。例如,变暖对蚊子种群的发展、生存、叮咬和病毒复制产生了积极影响,从而提高了西尼罗河病毒的传播效率;海洋变暖和大量降水降低了沿海水的盐度,为创伤弧菌和霍乱弧菌提供了生存条件,这是弧菌病在这种疾病罕见的地区爆发的主要解释,变暖和强降水增加了食物和栖息地资源,这导致与鼠疫和汉坦病毒病例相关的啮齿动物数量激增;高热也被认为是对“耐热”病毒的自然选择,其溢出到人群中会导致毒力增加,因为病毒可以更好地应对人体的主要防御-发烧);干旱导致的食物短缺与蝙蝠自身免疫防御能力下降有关,这增加了病毒的脱落,有利于亨德拉病毒的爆发。

气候灾害削弱人体应对病原体的能力

  气候灾害也削弱了人类通过改变身体状况来应对病原体的能力。气候危害对陆地和海洋食物供应的广泛影响,以及在高二氧化碳条件下作物营养浓度降低,可直接导致人类营养不良,这有助于解释食物供应风险增加的原因;流感爆发的可能机制是人类免疫系统未能适应温度的巨大变化;压力会通过皮质醇的变化和炎症反应的下调,降低身体应对疾病的能力;气候灾害会导致人体压力和皮质醇的变化,降低人体处理病原体能力;干旱会减少可用水量,迫使人们使用不安全的饮用水,从而导致腹泻、霍乱和痢疾爆发;气候灾害还通过破坏关键基础设施来影响疾病风险。例如,洪水、暴雨和暴风雨与污水系统的破坏和饮用水中断有关,这些疾病与霍乱、腹泻、甲型肝炎、戊型肝炎等的爆发有关;医疗保健、基本用品或收入减少与淋病和其他性病的爆发有关。

  气候灾害通过1000多种不同途径传播病原体。气候灾害加剧了致病性疾病的传播,揭示了气候变化对人类健康构成的严重威胁,人类迫切需要采取积极行动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